本港台现场搅珠结果,旺角论坛118论坛118

时尚新闻 主页 > 时尚新闻 >
罗志渊:民国第一女刺客施剑翘
发布日期:2022-01-12 15:12   来源:未知   阅读:

  她是民国传奇女子,为父报仇而杀孙传芳,得到特赦。不是提倡杀人犯罪,而是她身上体现了一种精神——属于我们的民族精神!

  1935年11月13日,天津佛教居士林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大案:北洋军阀孙传芳被人枪杀,杀人者竟然是一名弱女子。这位名为施剑翘的女刺客,杀人后不但没有匆忙逃走,反而在佛堂里大发传单,并镇定地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当警察到来,她告诉警察枪里还有三颗子弹,并请他们带她去自首。

  这件匪夷所思的事,当晚就上了《新天津报》的号外,大标题为“孙传芳被刺死, 施小姐报父仇”,一夜间各地记者蜂拥而至,争相采访,一个“女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传奇让施剑翘成为名动全国的“侠女”。

  作为“人人得以诛之”的无良军阀,孙传芳之死竟然是人人叫好,而杀人者,一个为父报私仇的弱女子,却被同情与支持,公众将孝女、女侠、爱国主义者的光环投放在这个女杀手的身上,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同意轻判施剑翘。更有多方团体,各界人士为其热心奔走。

  当时的国民政府委员冯玉祥与施剑翘的四叔革命烈士施丛云曾是亲密战友,并且与孙传芳本身就是死对头,为此冯玉祥找来司法院的院长居正,副院长覃振,最高法院的院长焦易堂,司法行政部的部长王用宾等八个元老共同给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写了一封信,要求特赦施剑翘。

  1936年10月14日,林森向全国发表公告:“……论其杀人行为,固属触犯刑法,而一女子发于孝思,奋力不顾,其志可哀,其情尤可原。现据各学校、各民众团体纷请特赦,所有该施剑翘原判徒刑,拟请依法免其执行等语,兹据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第六十八条之规定,宣告原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之施剑翘,特予赦免,以示矜恤。”在坐了九个多月牢之后,施剑翘重获自由,那一年她整满三十岁,却以用十年光阴来了断了前半生的恩怨。

  这是一段狼烟四起的乱世之史。孙传芳,号称“东南之王”,是混战时期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直系军阀首领。因为表面笑脸迎人,骨子里却心狠手辣,因此被人称为“笑面将军”。他在最巅峰的时候拥有20多万兵力,除海军外还拥有一支航空部队。在各军阀混战几年间,残忍暴力的孙传芳奉行“杀人主义”,“视血流成河为人间美景,以草菅人命为天下寻常儿戏”。

  施从滨是安徽桐城人,当时是山东督办张宗昌的部下,山东省军务帮办兼山东第一军军长。那时他已年届六十,多次要求解甲归田,回家安度晚年,但因深得张宗昌器重,迟迟未得应允。1925年,施从滨和孙传芳在安徽省蚌埠地区开战,开战前孙传芳曾三次发电报要他倒戈内应,但为人正直、性格倔强的施从滨宁可战死,也不愿卖主叛变。这场战斗以施从滨一方失败而结束,施从滨也被活捉。孙传芳为报私仇,不顾部下的反对,竟违反“军阀混战中不杀俘虏”的规则,不但将施从滨斩首示众,更将其头颅吊于蚌埠火车站前。暴尸三天三夜之后,当地红十会以有碍卫生为由,才草草收殓其尸首。

  施剑翘原名施谷兰,是施从滨的长女,当时才20岁,尚待字闺中。她自小聪慧倔强,刚烈坚韧,深得父亲宠爱。由于父亲长期在外征战,母亲体弱多病,13岁她便开始当家。自小当家的经历让施谷兰比一般女孩子更早熟和刚强,她在家里很有威信,无论长幼都对她赞赏不已。噩耗传来,施家顿时陷入了灾难——血海深仇、经济来源丧失,病倒的母亲、年幼的弟妹……一切都压在了这个昔日的千金小姐身上。父亲的死,燃起了她心中不灭的复仇火焰,从此,她不仅挑起了施家的重担,还开始了一系列的报仇计划。

  在她的恳求下,她的三叔以同乡的名义去蚌埠为施从滨收尸后运回家乡安葬。随后,她带着母亲去求见施从滨的上级领导张宗昌,向他提出三个请求:一是发清抚恤金,全家迁居天津;二是破格提拔施谷兰的堂兄施中诚为团长,继承施从滨的事业;三是公费送施谷兰的两个弟弟去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张宗昌因爱将惨死倍感羞辱,又怕家属闹事,于是答应了施家所提的要求。

  而这正是施谷兰为父复仇的第一步。得到提升的堂兄施中诚实际是施从滨的养子,刚从保定军校毕业。当施谷兰把计划告诉他时,他在灵堂立誓为叔叔报仇。然而他当上团长后,在张宗昌的关照下步步青云,三年后成为烟台警备总司令,却整天只顾享乐,不愿牺牲自己的前途去为叔叔报仇。施谷兰一气之下,从此与他断绝兄妹关系。

  因第一次报仇计划失败,在父亲三周年忌日,施谷兰不禁悲痛大哭。此时,施中诚昔日的同学施靖公、山西军阀阎锡山的中校参谋,因出差正借住在施家。他一早仰慕施谷兰,听到她的不幸遭遇竟乘人之危,提出如果施谷兰能嫁其为妻,他就名正言顺地为岳父报仇,完成谷兰心愿。施谷兰为报仇不惜一切,不顾家人反对,将复仇的希望寄托在施靖公身上,与这个年长自己十几年的陌生男人仓促结婚后,就一起回去山西太原。

  七年过去了,她放下身段服侍丈夫,为他生了两个儿子。丈夫的职位也越升越高,但复仇的事却被他置诸脑后,甚至不准妻子再提起。施谷兰意识到自己又被欺骗辜负了,在一次争吵之后她彻底失望,毅然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天津,只给丈夫留下一封简短的信,表示:“什么错误我都可以原谅,唯一不可原谅你反悔当时的誓言”。自此,今生恩断义绝,她再也没见过施靖公。

  十年过去了,两度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但父亲的大仇仍未得报,施谷兰又回到了原点。但她却依然没有放弃报仇,而且更坚决,这次她再也不相信别人了,她要自己亲自来实行。她对天立誓,愤然写下“翘首望明月,拔剑向青天”的豪壮诗句,从此改名为施剑翘,同时将两个儿子“大利”与“二利”的名字改为“佥刃”和“羽尧”,合起来正是“剑翘”二字,希望有一天能剑刃仇人。

  然而一个缠足的女子连走路都成问题,更谈何报仇?为此,她做了一个艰巨的决定——放足。她找到一个私人医院,通过多次痛苦的手术整形终于把脚恢复到基本能走路的形状。接下来,她便如侦探一样,四处暗访了解仇人孙传芳的长相及住所。她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虽摸清了孙传芳的行踪和住宅,但孙传芳自知仇人很多,因此防范森严,施剑翘一时难以接近,更不用说进行刺杀了。

  到了1935年9月父亲十周年忌日,因复仇计划尚停滞不前,施剑翘深感对不起父亲,于是到观音寺为父亲烧纸念经。恰好在此她从和尚的口里了解到,孙传芳自下野后皈依佛门,每周三都到“居士林”念经。又花了几个月时间的精心筹备,施剑翘化名“董慧”混进了居士林,按照计划准备好手枪,安置好母亲和孩子,写好几封遗书和《告国民书》,又花了4元钱买了个小油印机,印了60多张传单。手枪是弟弟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同学朱其平买的,一直暂存于施家,自小父亲也教过她如何使用,为了能一击即中,每天夜里,她都偷偷地把枪拿出来练习瞄准……

  到了计划刺杀的11月13日,天公不作美,竟下起了冷雨。施剑翘原本以为孙传芳不会来居士林,下午去居士林碰碰运气,也没有带手枪和传单。谁知稍晚一点,孙传芳还是来了,施剑翘犹豫了几秒后还是决定当天下手,于是忙租了一辆汽车回家取手枪。她把手枪和文件藏在特别制作的大衣内,便赶回居士林。当在佛堂看到孙传芳仍端坐念经,从未杀过人的施剑翘突然感觉两脚发软,但她咬紧牙关,马上镇定下来,想办法坐到了靠近仇人的右后方。她默默地在大衣的口袋打开了手枪的保险,然后冷静地抽出来对准孙传芳的右耳根,一击即中。孙传芳应声倒在椅子扶手,施剑翘又在他后脑与后背补上两枪。一切都结束了。

  孙传芳,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民国大军阀,以一个身披袈裟的形象,以一种最不可思议的方式,结束了他杀戮的一生。而施剑翘,这个传奇女子,用了青春的十年,独自策划和完成了一项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刺杀任务,从此成为各种演义故事里的女主角,据说连戴笠训练特工都拿她来做榜样。电影《一代宗师》里的女主角宫二就是以施剑翘为原型,她代表了“民国人的刚烈达到的极致”。

  1942年,施剑翘发起捐献飞机的倡议,得到各界的响应,被选为献机委员会指导长。她带头捐出了珍藏多年的金银首饰,并动员了母亲和胞弟各捐献了一份。短短的几个月,她募捐的金额就买了三架战斗机献给了抗日空军。这个消息在全国、全世界引起轰动,先后有47个国家的报纸对此进行了报道。

  1946年,筹建私立“从云小学”(校名以叔叔施从云烈士命名)并任校长,招收的绝大多数是工人城市贫民子弟,也有部分孤儿和流浪小孩。1952年,移交给苏州人民政府。

  1946年,周恩来到上海,施剑翘曾因募捐而到门造访。第一位驾机起义飞到延安的空军飞行员刘善本,家住上海,上有老下有小,生活陷入了困境。周恩来多次派人送钱,都因刘家已被监控未能成功。于是施剑翘主动请缨去送钱,最终机智果敢地完成了任务。

  1946年9月17日,在施从滨遇难21周年忌日,施剑翘到灵岩寺做佛事,心有所悟,三天后皈依佛门。

  1947至1948,施剑翘先后在“从云小学”掩护多名地下员、地下民主同盟盟员、进步爱国青年学生进行革命活动,发展组织、秘密集会,架设电台,出版地下刊物等。

  1949年后,被选为苏州市妇女联合会的副主席。后因病移居北京,病愈后又移居五台山光明寺村,并以居士身份在碧山寺修行。

  1979年,施剑翘被确诊为晚期直肠癌。于当年的8月27日猝然去世,终年74岁,骨灰葬于苏州城西天灵公墓。

  临终遗言:“如果健康许可,愿为祖国统一尽一份力量,宋美龄我见过,蒋经国我也见过,我盼望祖国早日统一。”

Power by DedeCms